《古剑奇谭》记百里屠苏

原帖:点击进入

魄如锋锐利剑,心若清澈琴音——记百里屠苏(第一部分)
明明自诩为苏粉,我却一直迟迟未能写完屠苏的评论。大概因为太爱了,总觉写得不尽如人意。从去年七月到现在,古剑发布已近八月,这个,便算作我对古剑的告别长评吧。


每次想要写起苏苏,总不知从何处下笔。
这个眉宇间总带三分沉重、坚毅寡言的黑衣少年,是古剑的灵魂,也是我有史以来最爱的游戏人物。
诚然他并不完美,他有很多优点和缺点,可是,那张写满了永不言输的坚定面孔,那些顺从心意而不言悔的行动决断,却每每让我笑中含泪,既感痛心又觉欣慰。

百里屠苏,不是什么忧国忧民的侠之大者,不是什么超脱凡俗、高高在上的圣人,只是一个平凡又不平凡的十七岁少年。
不平凡是他的经历,平凡的却是他的思想行为。
他有爱有恨,有血有泪,他会喜悦、会愤怒、会冲动、也会冷静思考,甚至他也有弱点、也会败给强大的敌人,然而那颗心却一直坚韧无比,也让他在一步步磨难考验之中强大起来。

韩云溪,原本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孩,有着其他千千万万男孩子的小毛病,爱玩爱闹,有叛逆心,争强好胜不服输,会说点小谎言,会崇拜看上去很有本事的“大哥哥”,会想法子讨好玩伴却一不小心说错话反而惹恼了人。
是呵,屠苏原本有着平淡温馨的童年,乌蒙灵谷里的族人都待他极好,虽然也有他是大巫祝继承人的关系,可是那些笑容、关心、纵容、赞许,又岂非不是真心?
俄蓝天会笑着给他新鲜的果子尝,俄婶会关心地询问他要不要把脉,静光会想着当上巫祝协助他和大巫祝一起保护大家……
母亲韩休宁虽然待他严厉冷淡,对他要求严苛,可是也曾缝过布老虎给他。即使心中将守护焚寂剑的责任视为第一,也是希望他能够活过来才将焚寂剑灵封印在他体内。
然而,八岁那年,这一切都已不复存在。
外人侵入村里,残忍地杀死他的所有族人亲人,就连他的母亲也因守护焚寂而死去。
从此以后,他没有了家园,也没有了亲人。
没有人会笑骂他贪玩,没有人会斥责他任性,没有人会保护他或让他保护,没有人可以与他真心分享喜悦悲伤。

我无法想象当时屠苏的心境……当那个只有八岁的男孩从废墟残桓中苏醒,面对母亲和众族人染满鲜血、已经冰冷的尸骨,怎么叫唤也再无人醒来,心中是何等的绝望悲伤?
而又是何等的不甘心和执着,让那个幼小的男孩一双手慢慢将亲人的尸骨一具具的搬到冰炎洞下,仔细地封存起来,揣着有朝一日所有人还能活过来的希冀?
甚至韩休宁都来不及告诉他焚寂以及相关的一切、乌蒙灵谷世代巫祝的责任,韩云溪已经孑然一身,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。
守护族人的责任已经不存在了,连村子都毁灭得干干净净;而刻苦修习希望能得到母亲的赞许也做不到了,那张严厉冷淡的眼睛已经永远闭上了。
从此天大地大,却没有他的去处了。

紫胤的出现,成为百里屠苏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。
后日在虞山芳梅林夜晚,十七岁的屠苏对着阿翔,平静地说出“若不是师父当年相救,我无处可去,说不定早因煞气而亡”,也并非对一直敬仰的师尊的夸大,而真的是辛酸的往事。
韩休宁虽然将他复活,却也在他体内埋下了毁灭的种子——无法抑制的煞气。
紫胤“救”了屠苏,不仅是收养了孤苦无依的他,更是教会了他为人处世之道。若无紫胤,一个满脑子怀着复活母亲族人的执念的孩子、一个眼里染上刻骨仇恨的孩子,体内又封印着凶悍的邪煞之力,就此放任他游历于人世间,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?
不忍去想象另外一个没有遇到紫胤的韩云溪……于是,我只能万分感激紫胤的收留,有了紫胤,才有了日后的百里屠苏。

紫胤教会了屠苏什么,游戏中并没有详细地刻画出来,可是没有关系,屠苏表现出来的一言一行,背后都可以看到紫胤淳淳教诲的影子。
紫胤对屠苏是极好的——不在于对他温言细语、维护关照的“好”,而是在于教会他善恶是非、做人之道的“好”。
屠苏敬仰师尊师兄,友爱阿翔师妹,从不污言秽语;不轻浮不狂妄自大,能自我反省。
他虽然念念不忘刻骨深仇,却不会因为无法报仇便欺凌弱小、滥杀无辜而达到自我满足。
他有气量,能容忍别人态度上对他自己的不敬和辱骂,却断断见不得旁人言语辱及他所在意之人。
为保护重要之人,他会刻苦修行却从不夸耀,即使付出巨大代价也毫无怨言悔意。
……
种种言行,述不胜述。紫胤,是真正的长者,为师之道炉火纯青,由不得人不敬重景仰。

屠苏身上有许多美好的品质……
譬如他处事态度冷静,三思而后行;
譬如他心性坚毅,不轻易屈从言输;
譬如他嫉恶如仇,是非分明,绝不纵容姑息恶徒;
譬如他相信自己,从不软弱卑微;
譬如他不愿以谎言欺骗朋友,宁愿明白地说出自己不能说;
譬如他本性善良,绝不会因一时喜怒便滥杀无辜;
譬如他从不仗着武力欺凌弱小;
譬如他面对坎坷不幸的真相,也会很快接受并调整自己的心态,不会逃避或怨天尤人;
譬如他意志力坚强,能克制自己的情绪。
可是这些也只是平凡的人性,无论相信人之初性本善也好、相信人性本恶也好,屠苏表现出来的性情,在这世界上绝非看不见听不到。
屠苏更不是什么完美无缺的假人,他也有许多缺点……
譬如他一意孤行,固执己见,行事果断极少听从他人之言;
譬如他太过骄傲孤僻,虽然不至于狂妄自大,却也导致他不愿轻易受人恩惠;
譬如他自诩清者自清浊者自浊,即便被人误解,也不屑费口舌自辩;
譬如他不喜委婉客套,说话直白容易得罪人,而且显得态度倨傲专断;
譬如他对陌生人总是防备警惕,不愿轻易接受他人的善意;
譬如他并不擅长阴谋诡计,导致他被欧阳少恭算计了一场。
这样不完美的屠苏,只是一介凡人而已。
可是,他此一生,坎坷不幸,绝不平凡。也许正是因此,才造就了这一缕历经风霜却始终散发着灿烂光辉、历经绝望黑暗却始终保持着纯净清明、独一无二的灵魂。

[$HR getPages$]

八岁便已经丧命,逆天复活之后却因体内封印的煞气,注定此生短命……甚至,连死了也得不到安息,煞气会吞噬他的尸骨,将他化为邪魔。可若是解开封印,他也会在三日后便化作荒魂,永无转世之可能。
进退都是无望的绝境,不过才活了短暂的十七年,未及弱冠之龄,许多美好事物还来不及经历,便已生机断绝,上天何等残忍!
屠苏但凡心中有一点阴暗,也许便会想要报复社会,这种“看到他人不幸自己就好受”的自私想法并不少见;可他并没有这么做,连一点想法都没有。
甚至最后,他选择了解开封印,除掉欧阳少恭,救下千百苍生性命。而付出的代价,便是魂飞魄散,百里屠苏永远不复存在。

舍己为人,为的是一群陌生人、甚至包括那些畏惧你厌恶你的人,若换作你,可做得到?若非圣人,谁能做得到大公无私?
可是,并不是这样的。
屠苏不是大公无私的圣人。他想救的,要救的,不仅是那些他素未谋面的无辜百姓,也包括了他的亲友同伴,他所珍惜所重视的人。
不除掉欧阳少恭,迟早欧阳少恭会一个个杀害他所在意的人。因此,手中有剑,方能保护珍惜之人;而心中有爱,方能舍身成仁、牺牲自己以成全他人。

屠苏对心底真正亲近之人,是极好的。
幼年丧母、失去家园,体内煞气又让他在天墉城受尽白眼;因此屠苏自认不祥,不愿意轻易接纳其他人,然而,一旦被他放在了心上,他的态度却是真诚不疑、尽心维护。

比如阿翔,他从未将阿翔视作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,而是真心照顾爱护。
阿翔被人嘲笑,他会恼怒生气,甚至会恫吓威胁那些说阿翔坏话的人;阿翔贪吃,他纵使担心阿翔会继续胖下去,却也不愿拂逆了阿翔的意思。
他懂得尊重阿翔的意愿,不因身份而别。翻云寨中阿翔对着妖物尸体馋嘴,他虽阻拦,却仔细解释了为什么不能吃;花满楼他将阿翔托付给瑾娘,也对着阿翔耐心解说为什么这么做。
因此,在青玉坛惊变中,阿翔会奋不顾身地狙击欧阳少恭,只为屠苏被欧阳少恭所伤;而屠苏也会在阿翔受到重创后,心中怒恨汹涌、以致于煞气发作。

常见人叹屠苏傻,竟在红玉几次三番提醒之后依然选择对欧阳少恭毫无怀疑。可是若去细想,为什么屠苏在欧阳少恭并未翻脸无情之前,始终不去怀疑欧阳少恭?
非是不能,而是不愿也。
欧阳少恭几番赠药相助,不辞辛苦奔波寻找玉横碎片,屠苏在心中已经视他为友——既是朋友,屠苏如何愿意无缘无故地去质疑对方的真心?
一如后日在祖洲,屠苏虽然答应悭臾不能说出实情,却也不愿意谎言欺骗询问的兰生晴雪等人。他只能略含歉意地说,“绝非有意隐藏,但确有原因无法言明”。
朋友相交,贵在坦诚。屠苏不是傻,只是诚心以待而已。
他这番真心,即便有欧阳少恭弃之如敝履、反为利用算计,却也有晴雪兰生红玉等人真心回报。
红玉本是奉紫胤之命照顾他,却逐渐视他为亲人,真心相待;兰生一开始看他不爽,几番斗嘴嘲讽,却在结局为他的生死安危担忧愤慨,倾力相护。
而晴雪,始终对他不疑不变,相信他不是杀人凶手,从不质疑他的决定。
一路同行的同伴尚且如此,配角之中更是少不了关心他、诚心待他的人。比如向家兄弟,真心希望他去蓬莱国能够平平安安回来,再为他摆酒庆祝。
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……屠苏为人如此,叫人如何能不怜不敬。

屠苏不是什么满腹经纶、惊才绝艳的书生,却是当之无愧的君子。
他不欺暗室,面对出浴后半裸的晴雪做到了非礼勿视,会正色说“男女夜深共处一室终是不妥”;他不贪小便宜,自认对襄铃并无救命之恩,不愿以恩人居之。
君子重诺,他许下承诺便绝不反悔,答应了别人的事情便会做到。答应悭臾不告诉旁人悭臾的存在,即使面对朋友也不曾泄露半分;答应欧阳少恭寻找玉横碎片,而次日便开始执行任务,即使欧阳少恭离开了队伍,也时刻记挂在心上。
唯一令人心酸的“负约”,便是他未能遵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